分水岭的立交
2021-04-13 10:42来源:西安新闻资讯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:李孟谦

  □王晓飞

  分水岭居然有了立交,实实在在的桥上桥!给你说你都不会相信,这个需要穿草鞋丈量过的乡间土路,这个小河上连座便桥也没有的地方,会有立交!

  湭河与灞河的分水岭,见证着两条河的变迁,记录着山川塬的涅槃。小时候,河上没有桥,放学正赶上暴雨,沟谷里泻出的山洪横冲直撞,把我们隔在河岸。河水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,淹没了我们的呼叫,住在河边的好心乡亲们,端出自家的长梯子,架在河上,我们才得以手脚并用“爬”过河。那时我曾痴心妄想,要是修一条公路多好,这湭河上游要是有座桥多好!分水岭的砂石公路出现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,所谓的“草坪桥”其实就是个涵洞。那时候,“三阳路”,被戏称“山狼路”,作为不折不扣的分水岭人,每每想起,我内心就会自卑得没法形容。

  进入新世纪,像有人拿着一支神笔,在分水岭上描眉画眼,专事描画岭塬人心中的胜景。关中环线贯通,渭蓝公路升级,通村道路硬化,退耕还林还草,渭玉高速公路建成……潺潺的小河不见了,它走在通村的水泥路下,水泥路上轰轰隆隆,那是渭玉高速上的车流,高速路之上,是关中环线和渭蓝公路!

  我可爱的家乡分水岭,如今好大的气派!走在这条路上,似乎什么故事都可能发生,双脚穿过了四季,岭塬人把草走绿又走黄了,青青的麦苗被走成翻滚的麦浪。湭河灞河是两面明镜,核桃穗儿在桃花杏花李子花的陪衬下,迎着三月的和风飘飘然,东山跃起是朝日,在这条路上走成了晚霞……

  驾驶着自己的小车,从容地走在这条乡路上,感觉好像发生了数不清的故事。脚步重叠着脚步,说不出来哪些是我们遗落的,哪些是刚刚发生的。喜鹊在树枝头做窝,鸟儿在林子里唱歌,过去的事情有些被风吹走了,有些被刮进记忆的深处,朦胧成夜里的甜梦。作为我的故乡,乡音和袅袅的炊烟合在一起,灵感会在草丛中,孕育成带着乡土的诗……

  分水岭除了核桃林,山上边的油松,更多的是刺槐随着河道蜿蜒,占领一切可能的地盘,又向山沟里伸展。站在立交最上边,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转盘,高速进出口,各处车辆交会,繁忙又有序的景象,让人欣慰又令人震撼。

  隔一段时间,星期天开车回乡陪父母,听着鸡叫三遍,披衣下床,行走在村院中,抬头看空中明月,天边星辰,独享故里浓浓的夜色,月光洒一地的碎银。踩着细碎的银屑,脚步咔咔地响动,偶或从林中一声鸟啼,麻酥酥的赛过仙乐。家乡的夜晚是甜美的,小路在香甜的梦中,如同沉沉地睡在大地的怀抱。各条路上的车灯相互错杂,大路的路灯和乡路的路灯交互,远远近近忽明忽灭的灯火,人在路上不知道都想了些什么,或什么也没有去想,夜风吹来,如同一页轻梦。

  分水岭桃林多,一树一树云蒸霞蔚,走在核桃林,核桃穗儿翩翩,像走进了仙境。到了人间五月,玉蕊琼花的刺槐,叶碧花白,槐花幽香,香气馥郁浓烈。刺槐林遮天蔽日,那铺天盖地的槐花,用手撸下一串槐米塞进嘴里,那情景真叫人难忘。

  又一次走近分水岭的立交,这是一个时代的伟大立交,在建设小康社会中,农村正在经历脱胎换骨,不知今后还会怎样“立交”呢。